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和珅新传 > 第四卷 大清钱庄 190章 尧天舜日 大结局

第四卷 大清钱庄 190章 尧天舜日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家一看嘉庆没死,一颗心也就暂时地先放了回去,可时一幅张牙舞爪的样子,都在心里有点儿为和珅担心。说实话,这朝堂之上的朝廷命官们都已经尝到了前几年和珅掌管财政衙门时的甜头了;乾隆也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所以才对和珅一味的放纵;而如今嘉庆要把这个让大家共同发财致富的财神爷置于死地,都在心里一万个不高兴嘉庆皇帝。
  
      其实就和珅刚才宣读的乾隆的那道密诏而言,大家在内心深处也并不是完全不能接受。和珅也正是拿准了大家的这种心理才敢明目张胆地让方不识为他矫诏的。——和珅浸淫满清官场这么多年,他早就看透了满清的这帮龌龊的官员们了。只要是有利可图,只要是能往兜里大把的捞银子,他们才不管你们谁当皇帝呢?——什么三纲五常,什么江山社稷黎民百姓,全***是扯蛋!
  
      于是这满大殿的人都在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这君臣二人,看看这处千年不遇的大戏到底会是如何的收场。
  
      和珅对于今天要发生的事早已是成竹在胸,一看嘉庆从地上蹦了起来,并没有什么新鲜的高招而只是公然地责问自己矫诏,于是呵呵一笑,对着众人说道:“矫诏?您这不是在开玩笑吧?是不是我和珅矫诏,那不能只由皇上您一个人说了算!——诸位大人都在场,皇上他老人家的笔迹大家都认得,再说密诏上面的玉玺那是伪造不得的;那我们就请各位大人仔细辨认一下,皇上您看如何啊?”说完,和珅就瞪眼瞅着恼羞成怒的嘉庆皇帝。
  
      其实要是在平时,就凭和珅刚才说的那句“是不是我和珅矫诏,那不能由皇上您一个人说了算”就可以算是大不敬之罪了,那可是对皇权的公然蔑视,做臣子的是万万不能说的话啊!
  
      可是和珅现在即将大功告成,虽不忘形,可得意是免不了的。脑子里地什么君为臣纲的封建糟粕,此时此刻早就飞到九霄云外去了;此时大殿里的人们眼下只是关注事情到底会如何收场,所以都在眼巴巴地等着看嘉庆是如何答复和珅的。
  
      嘉庆环顾了一下四周,除了一个不知好歹的九门提督额森特之外,其他的一切都还在他的掌握之中,看来这个和珅也没什么其他的高招啊,于是他的心里倒沉住了气,竟然缓缓地走到了设在养心殿里地御座旁边,然后就稳地坐了上去。回头冲着身旁(电脑小说站://.更新最快)的德林道:“传旨,移驾乾清宫!”
  
      乾清宫里还跪着一大帮人呢,嘉庆此举很明显。那就是要当众揭穿和珅,然后以大不敬之罪公然拿下!
  
      现在人们只好把老皇帝的丧事暂时先放到了一边,打起精神来观看这场“君臣大战”,于是一行人出了养心殿就直奔乾清宫而来!
  
      嘉庆自然是沉得住气。以前他每次与和珅闹得不可开交地时候,都要去见乾隆。请求杀了和珅这个大蛀虫。可乾隆总是叮嘱他,让他沉得住气,并且还郑重的告诉他,说和珅的这颗头是让他日后用来立君威的。现在,皇阿玛已去,正是他嘉庆立威的最好时机。——他老人家又怎么可能把这样地旨意留给他和珅呢?
  
      ——看来这份遗诏肯定是和珅伪造的!想到这里,嘉庆心里就沉得住气了。不用去找别人,就是朝堂上的群臣里就有几个天下少有的书法高手,既然你和珅还想垂死挣扎,死到临头还在上蹿下跳,那我就让你小子当场出丑,立即堂而皇之的将你当场拿下,然后投进大牢。过几天我就让你小子碎尸万段!
  
      来到乾清宫正大光明殿,嘉庆自然是稳稳地坐在了御座之上,而和珅也毫不谦虚地站在了御座的旁边,一幅接着要打擂台地样子;其他的大臣则老老实实地在下面先叩见了这位新皇上,然后规规矩矩地站在了下面。
  
      嘉庆见大家对他和刚刚去世的乾隆皇帝并没有什么两样,心里得意地笑了一下,然后对着身旁的和珅道:“和珅,那就请你现在把皇阿玛他老人家的密旨密诏拿出来让各位大人看看!——你是不是矫诏,当然也不能由你一个人说了算,你说是吧?”
  
      和珅对方不识老先生那是相当的有信心。一看嘉庆同意当场鉴别这份密旨的真伪,心中很是高兴。他看了众臣一眼就来到了刚刚重获自由的纪晓岚面前。一拱手笑道:“晓岚公是鉴别字画地高手,那就先请纪大学士过过目吧!”说完把那份密诏交给了纪晓岚。
  
      纪晓岚此次“新疆之行”虽说是受了兆惠军门的特殊照顾,但是这长途的跋涉和那里恶劣的环境也把他折腾的到了毫无斗志的地步了,以前意气风发、激扬文字的书生意气早就烟消云散了。纪晓岚没有想到这刚一上朝就有这么一件天大的事在等着他,于是急忙戴上老花镜,把乾隆的这份密旨反反复复复复反反的看了有九九八十一遍,之后然后就见他脑门子上渐渐地冒出了一层冷汗。
  
      大家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有些人沉不住气就问:“晓岚公,这大冷地天儿你出的哪门子汗,你倒是快说啊!”
  
      “老了,老了,老了——”纪晓岚摘下老花镜冲着大家长
  
      ,“看了半天也每没能看出个子丑寅卯来!……惭愧愧!”说完他又把手里地密诏递给了和珅。
  
      刚开始和珅还有点不明白纪晓岚的意思,可仔细一看他脸上那狡黠的表情,就知道这纪大烟袋是在耍滑头。——他分明是在想,不管他纪此时说出这份密诏是真是假,那无疑都是死路一条!说是真的,那肯定是把嘉庆皇帝给得罪了,闹不好日后再落个谋逆帮凶的罪名;要说是假的,眼看着那和珅此时的气焰是如此的嚣张,肯定事先就把一切都准备好了,弄不好这新皇帝还不是他的对手,要是和珅那小子真急了眼,说不定会立即就会要了我这条好不容易才捡回来的老命!——看来此时只有装糊涂才能保住我这颗来之不易的项上人头!
  
      和珅见纪晓岚不肯说,就来到曹锡宝跟前,笑着说:“曹大人是状元出身。也是书法高手,那就请曹大人过过目吧!”
  
      这曹锡宝表面上虽然憨厚,可是肚子里的世故文章丝毫不亚于纪大烟袋,他也是装模作样地又看了半天,最后也没说出个真伪来。
  
      和珅此时也有点儿急了,心说:“要是再这样僵持下去,那这道乾隆的遗诏到底还管不管用啊?一旦嘉庆那条疯狗翻了脸,到时候我再出手犯上,那我和珅赢得可有点儿不地道啊!”他回头一看。没想到御座上的嘉庆也是脸红脖子粗的,看起来比他和珅还急。
  
      嘉庆冲着下面道:“和珅,你让朱师傅和王师傅看看。让他们二位来说说!”
  
      朱师傅就是朱珪,王师傅就是如今的文渊阁大学士王杰,他们俩以前都曾是嘉庆的老师。在嘉庆皇帝的眼里,这两位老师无不是受了他的大恩大德才有了今天的地位和荣耀地,尤其是那个曾经有谋逆嫌疑的朱珪!
  
      和珅当然不怕。心说这样也好,总不能这样拖着,让嘉庆有机可乘。听嘉庆这么一说他毫不犹豫地就把手里的密诏递给了朱珪和王杰,说道:“朱师傅地书法造诣,在我们大清朝恐怕是没人能与之匹敌,我在南京时曾见过朱师傅临摹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那简是直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王师傅也是字画中的高手,听说京城最大的字画店‘文宝轩’地老板当年也曾是王师傅的高徒,现在就请我们大清朝的两位书画界的泰斗看看吧!”
  
      朱珪和王杰都没有没搭理和珅,拿过密旨就看了起来。
  
      看来嘉庆真是有点过于自信了,他始终认为在这紧要关头,这两个受了他特殊关照的恩师一定会全力去维护他这个学生的;可是殊不知这两个人是一对老顽固,那就是至死也不肯说谎话。
  
      朱珪这个老顽固可没像纪晓岚他们几个那样,他把密诏接过去一看。扑腾一下就跪在了地上,大声道:“启奏万岁,这份密旨确实是皇上他老人家亲笔所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